设为主页 | 添加收藏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苏05026364号
南通经济技术开发区上海东路68号
邮 编:226009
电 话:
0513-85966258 18962991827(办公室)
0513-85966268 18962991881(门诊部)
0513-85966257 18962991882(挂号处)
0513-85966253 18962991883(邮购部)
0513-85966267 (研究所)
0513-85966269(传真)
电子邮件:zwh@jszlc.com
ntlczyyy@163.com
学术动态

医道薪传 师恩深长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25日

 道薪传   师恩深长

                  ——纪念岳父国医大师朱良春先生百年诞辰

                                           南通市中医院  蒋熙

 

 

 

 

 

丁酉夏月,迎来了纪念恩师岳父朱良春先生的百年诞辰。在先生驾鹤西去一年多的日子里,先生为我传道、授业、解惑的情景,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的从医之路得到先生等多位老师的薪传与教侮,师恩如海,终生难忘。

1984年下半年,当时南通市中医院痹证(风湿病)专科有两项科研课题《顽痹从肾论治》《益肾蠲痹丸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临床研究》正在申报立项,每天门诊有大量的就诊病人,又有许多临床资料需要及时整理,还有一些具体事务要等着去做,这时医院领导把我从肝炎专科调到痹证专科,从那以后的20多年,我在先生的指导下,开展风湿病临床医疗和科研工作。

研读经典,师传授业,临床实践是先生一贯倡导培养中医人才的有效方法和途径。风湿病原先不是我的专业,先生要求我重温经典,从《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等著作中着重理解和掌握痹证要义和经方大法;推荐我读《类证治裁》《证治准绳》《问斋医案(淸.蒋宝素)》等著作,研究古代先贤对痹病脉证的分析与治则;送给我《痹证论》《痹证通论》《当代名医精华·痹证专辑》等丛书,学习现代医家治疗痹证的临床经验。在随先生门诊或病房查房时,每碰到临床上一些重症复杂或罕见的病例,先生都很详尽细致的讲解,分析病情和四诊要点,也让我切脉、察舌,谈看法,参与到诊疗之中。先生的言传身教,我从中学到很多宝贵的临床经验,业务水平也有了较大地提高。

 

 

198812月,市卫生局举办了南通市名老中医学术经验继承班,通过考试考核,我正式成为先生的弟子。先生送给我医圣孙思邈“博极医源,精勤不倦”“见彼苦恼,若己有之”的两句话,希望我不仅要有精湛的医术,还要有高尚的品德修养,我始终牢记于心不敢懈怠。在跟师学习的两年中,我坚持上临床,做笔记,写心得,无论在门诊还在病房,每遇到的难题都随时向先生请教,先生总会不厌其烦的和我一起分析解决,还认真批阅我整理的先生临床经验的论文,其中有五篇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先生用厦门大学校训“自强不息,止于至善”作为座右铭,他常说,人的一生要掌握的知识太多了,学无止境,不仅要从书本上学,还要从临床实践中学,要学到知耻。有些所谓的不治之证,实质上是我们自己的不知之证,是我们对它不了解不认识,还没有找到解决疾病的钥匙。先生是同一辈老先生中最不保守且容易接受现代医学知识和新技术的一位中医学家。在长期临床实践中,先生善于读书,善于发现、善于思考、善于总结,在医疗、教育、科研方面都取得优异的成就,所著《朱良春用药经验》《虫类药的临床应用》(该书获2016年杏林杯一等奖)等多部著作,实用性强,深受临床推崇和读者欢迎。先后获得3项部省级和多项市级科研成果奖。先生擅长治疗内科疑难病症,尤对风湿病、肿瘤等有较深入的研究。曾倡立“益肾蠲痹法治疗风湿病”、“泄浊化瘀法治疗痛风”、“扶正消癥法治疗肿瘤”等法则,这些都成为颇具影响和经典的中医临床治疗路径,其中有的成为国家中医管理局推广应用项目。先生遵经旨而不泥古,在传承的同时又多有创新。例如顽痹(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等)激素使用后的如何撤减以及减少其副作用等等,一直是治疗上颇为棘手的难题,先生认为调整机体平衡,益肾燮理阴阳,是治疗的关键所在,重用生地黄、仙灵脾等,调燮阴阳盛衰,能够起到调节免疫,减轻激素副作用,有利于激素撤减的功效。根据先生的经验,我撰写“顽痹激素治疗后的辨证用药”一文发表在《中医杂志》上,引起同行关注,并为日本《中医临床》转载。对久病顽缠难愈,或关节变形者,先生每多从肾论治,配合选用具有钻透搜剔之效的乌梢蛇、全蝎等虫类药,往往起到缩短病程,提高疗效的重要作用。

 

 

记得2001年冬月,我接诊一位20多岁陈姓类风关女病人,曾长期激素、雷公藤制剂、英太青等治疗,导致两次胃出血,肝功损害而中止用药。就诊时症见手足多关节变形疼痛,身体消瘦,纳呆倦怠,贫血闭经等,类风因子高达1000左右,血沉、C反应蛋白双过100。面对这正虚邪实体质羸弱的复杂病证,我觉得难以下笔处方,在先生的指导下,先后拟用补益气血、调理脾胃,温经通络,清热达邪等多法,以扶正固本,虚实兼顾,寒热并调,脏腑相济,俟体气渐复,续以益肾蠲痹缓图之。整个过程如同剥茧抽丝,絲絲入扣,病情逐渐稳定,病人还顺产一女婴。先生辨证着眼于整体,而不囿于一病一证(特别是理化指标上),对待治人与治病上更注重治人,正气充足,具备了自愈和修复的能力,疾病才能控制与恢复,充分体现先生的学术思想和精湛医术。

19935月初的一天上午,先生在南通市中医院上专家门诊,过了中午还剩两位病员时,我突然发现先生面色苍白,一副痛苦的表情,才得知先生腹部一阵阵绞痛,我赶忙要先生停下来陪他去急诊室,先生说什么都不肯,说他们(病人)从外地赶来就诊不容易,要我给他服两粒藿香正气胶囊,并一定要坚持看完,在场的所有人感动不已。看完后先生持续的腹痛发热,已经十分精疲力尽了。后经检查,先生腹痛是急性坏死性胰腺炎所致,外科主任说朱老是用着自己的生命在给病人治病啊。

医道薪传,师恩深长。“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是先生毕生追求并践行着的远大志向。先生沉潜治学、精良熟练的医术;勤勉认真、任劳任怨的工作精神;和蔼亲切、悲天悯人的仁心医德;以及对后学传道授业、期以成才的责任心等等,先生这些行医先做人的行为准则,给我留下了无尽的精神财富,并深深地影响着我今后的一切。

瞬间快一年多了,总觉得先生没有离开我们,一直在默默地关注着中医事业的传承和发展。放心吧,先生!最近国家颁布的《中医药法》和大力发展中医药服务健康政策的实施,相信中医药的明天会更美好!

 

 

 

 

 

 

 

 

 

丁酉夏月,迎来了纪念恩师岳父朱良春先生的百年诞辰。在先生驾鹤西去一年多的日子里,先生为我传道、授业、解惑的情景,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的从医之路得到先生等多位老师的薪传与教侮,师恩如海,终生难忘。

1984年下半年,当时南通市中医院痹证(风湿病)专科有两项科研课题《顽痹从肾论治》《益肾蠲痹丸治疗类风湿关节炎的临床研究》正在申报立项,每天门诊有大量的就诊病人,又有许多临床资料需要及时整理,还有一些具体事务要等着去做,这时医院领导把我从肝炎专科调到痹证专科,从那以后的20多年,我在先生的指导下,开展风湿病临床医疗和科研工作。

研读经典,师传授业,临床实践是先生一贯倡导培养中医人才的有效方法和途径。风湿病原先不是我的专业,先生要求我重温经典,从《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等著作中着重理解和掌握痹证要义和经方大法;推荐我读《类证治裁》《证治准绳》《问斋医案(淸.蒋宝素)》等著作,研究古代先贤对痹病脉证的分析与治则;送给我《痹证论》《痹证通论》《当代名医精华·痹证专辑》等丛

 



 

 

 

 

 

 

书,学习现代医家治疗痹证的临床经验。在随先生门诊或病房查房时,每碰到临床上一些重症复杂或罕见的病例,先生都很详尽细致的讲解,分析病情和四诊要点,也让我切脉、察舌,谈看法,参与到诊疗之中。先生的言传身教,我从中学到很多宝贵的临床经验,业务水平也有了较大地提高。

 

 

 

 

 

 

 

198812月,市卫生局举办了南通市名老中医学术经验继承班,通过考试考核,我正式成为先生的弟子。先生送给我医圣孙思邈“博极医源,精勤不倦”“见彼苦恼,若己有之”的两句话,希望我不仅要有精湛的医术,还要有高尚的品德修养,我始终牢记于心不敢懈怠。在跟师学习的两年中,我坚持上临床,做笔记,写心得,无论在门诊还在病房,每遇到的难题都随时向先生请教,先生总会不厌其烦的和我一起分析解决,还认真批阅我整理的先生临床经验的论文,其中有五篇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先生用厦门大学校训“自强不息,止于至善”作为座右铭,他常说,人的一生要掌握的知识太多了,学无止境,不仅要从书本上学,还要从临床实践中学,要学到知耻。有些所谓的不治之证,实质上是我们自己的不知之证,是我们对它不了解不认识,还没有找到解决疾病的钥匙。先生是同一辈老先生中最不保守且容易接受现代医学知识和新技术的一位中医学家。在长期临床实践中,先生善于读书,善于发现、善于思考、善于总结,在医疗、教育、科研方面都取得优异的成就,所著《朱良春用药经验》《虫类药的临床应用》(该书获2016年杏林杯一等奖)等多部著作,实用性强,深受临床推崇和读者欢迎。先后获得3项部省级和多项市级科研成果奖。先生擅长治疗内科疑难病症,尤对风湿病、肿瘤等有较深入的研究。曾倡立“益肾蠲痹法治疗风湿病”、“泄浊化瘀法治疗痛风”、“扶正消癥法治疗肿瘤”等法则,这些都成为颇具影响和经典的中医临床治疗路径,其中有的成为国家中医管理局推广应用项目。先生遵经旨而不泥古,在传承的同时又多有创新。例如顽痹(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等)激素使用后的如何撤减以及减少其副作用等等,一直是治疗上颇为棘手的难题,先生认为调整机体平衡,益肾燮理阴阳,是治疗的关键所在,重用生地黄、仙灵脾等,调燮阴阳盛衰,能够起到调节免疫,减轻激素副作用,有利于激素撤减的功效。根据先生的经验,我撰写“顽痹激素治疗后的辨证用药”一文发表在《中医杂志》上,引起同行关注,并为日本《中医临床》转载。对久病顽缠难愈,或关节变形者,先生每多从肾论治,配合选用具有钻透搜剔之效的乌梢蛇、全蝎等虫类药,往往起到缩短病程,提高疗效的重要作用。



 

 

 

 

 

 

 

 

 

 

 

 

记得2001年冬月,我接诊一位20多岁陈姓类风关女病人,曾长期激素、雷公藤制剂、英太青等治疗,导致两次胃出血,肝功损害而中止用药。就诊时症见手足多关节变形疼痛,身体消瘦,纳呆倦怠,贫血闭经等,类风因子高达1000左右,血沉、C反应蛋白双过100。面对这正虚邪实体质羸弱的复杂病证,我觉得难以下笔处方,在先生的指导下,先后拟用补益气血、调理脾胃,温经通络,清热达邪等多法,以扶正固本,虚实兼顾,寒热并调,脏腑相济,俟体气渐复,续以益肾蠲痹缓图之。整个过程如同剥茧抽丝,絲絲入扣,病情逐渐稳定,病人还顺产一女婴。先生辨证着眼于整体,而不囿于一病一证(特别是理化指标上),对待治人与治病上更注重治人,正气充足,具备了自愈和修复的能力,疾病才能控制与恢复,充分体现先生的学术思想和精湛医术。

19935月初的一天上午,先生在南通市中医院上专家门诊,过了中午还剩两位病员时,我突然发现先生面色苍白,一副痛苦的表情,才得知先生腹部一阵阵绞痛,我赶忙要先生停下来陪他去急诊室,先生说什么都不肯,说他们(病人)从外地赶来就诊不容易,要我给他服两粒藿香正气胶囊,并一定要坚持看完,在场的所有人感动不已。看完后先生持续的腹痛发热,已经十分精疲力尽了。后经检查,先生腹痛是急性坏死性胰腺炎所致,外科主任说朱老是用着自己的生命在给病人治病啊。

医道薪传,师恩深长。“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是先生毕生追求并践行着的远大志向。先生沉潜治学、精良熟练的医术;勤勉认真、任劳任怨的工作精神;和蔼亲切、悲天悯人的仁心医德;以及对后学传道授业、期以成才的责任心等等,先生这些行医先做人的行为准则,给我留下了无尽的精神财富,并深深地影响着我今后的一切。

瞬间快一年多了,总觉得先生没有离开我们,一直在默默地关注着中医事业的传承和发展。放心吧,先生!最近国家颁布的《中医药法》和大力发展中医药服务健康政策的实施,相信中医药的明天会更美好!

 


返回首页 | 皮肌炎 | 硬皮病 | 坐骨神经痛 | 脾胃病 | 风湿病 | 肿瘤 | 系统性红斑狼疮 | 咳嗽胶囊 | 浓缩益肾蠲痹丸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